但关于杨波涛出卖九尊大人之事相信你们没有任

分享到:
 将士们面容湛然:“之前,一直都是九尊大人在为我们遮风挡雨,不断地救助我们于危难死劫;我们却从来没有为九尊大人尽过心力。如今,对上他们的仇人,兄弟们再如何的拼命,也都心甘情愿!”
 
    铁铮仰天长叹,突然带着泪水哈哈大笑:“九尊大人,兄弟们为你们报仇了,你们,看到了么?!”
 
    秋剑寒喘着粗气,看到一个护卫正匆匆的走进来,急忙叫住:“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护卫乃是自己之前留下传递消息之人,怎会匆匆来到,难道是又有变故发生?
 
    护卫焦急道:“杨波涛府中大火滔天,无法扑灭……是杨夫人将府中所有火油都倒在了棉被,等等物事上面,这……杨府上下,七十一人,无一活命。”
 
    秋剑寒浑身一震,铁铮也是猛地转身,面容复杂的看着这个护卫。
 
    “应该是杨夫人事先就将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喝了毒药……”护卫有些胆战心惊:“只有在院子的一块石头压着一个包裹。内中乃是一封信……”
 
    护卫双手奉上来一封信。
 
    上面,有娟秀的几个小字:“秋老元帅亲启。”
 
    秋剑寒眼眶一红,颤抖着手接了过来,直接将封口撕掉,展开来看。
 
    “世叔,侄女今日拜别了。侄女做了半生英雄妻,也够了;自觉没给我爹娘丢脸。最后时刻,也绝不做罪妇。”
 
    “愿携荣耀而死,不受耻辱而生!”
 
    “杨波涛之事,侄女并不知情。世叔勿以侄女为羞。爹娘坟前,还请世叔代为分辨一二。”
 
    “不孝女叩别!”
 
    秋剑寒双手颤抖,老泪纵横而出。
 
    这是当年战死在沙场的兄弟留下的女儿……
 
    一生中,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为自己辩解:我不知道!我若是知道,必然会有另外的结果。
 
    我没有辜负你。
 
    我没有对不起爹娘。
 
    我没有对不起玉唐。
 
    冷刀吟凑过头来看了看,也是深深叹口气,沉沉道:“是当年三郎留下的那个孩子吧……”
 
    秋剑寒热泪盈眶。
 
    “收拾一下,尽速向陛下回报此事。”
 
    就在当天下午。
 
    圣旨就出来了。
 
    杨波涛通敌卖国,罪在不赦,谋害九尊,致令九尊身死,帝国陷入风雨飘摇……着令,诛九族!在逃之杨犯,若经发现,人人皆可诛之!凡举报杨贼下落者,赏白银千两,诛杀杨贼者,赏万金,封万户侯!
 
    大体上就是这么个意思。
 
    北军被上下彻底整顿。
 
    皇帝陛下亲自下旨:允许东路元帅铁铮,带随行军官,调任北路!原东路元帅一职,由东军副帅暂领。
 
    这个调配乃是没办法的办法,北路军现在人心涣散,必须要有一个强力的铁血统帅将之重新凝聚,才堪应用。而整个玉唐国现阶段,除却了铁铮之外,不做第二人想。
 
    当天晚上,铁铮就带着几个亲卫,踏入了北路军的军营。
 
    而杨波涛的亲卫之属,早已经被控制了起来,所幸这些人也老老实实的,默然不做反抗,省事得多。
 
    铁铮一到,先提出来见得就是这些人!
 
    此刻的北方军营,笼罩在一种难言死寂氛围之中。
 
    触目所及,铁铮看到的,只有满目尽是垂死之人的濒危目光,尽是绝望、尽是悲凉。
 
    杨波涛亲卫五百个人,一个不少全部都在,而所有人尽都如是,满身尽是死意,这份死意不属他人,只属于他们自己。
 
    “全员集合!”铁铮大踏步走进去,即刻大声传令,声震全场。
 
    号令之声乍起,那五百人虽然神情委顿、心志更颓,然而闻令之下,仍旧以雷厉风行之势迅速集结在一起;就此一点便看得出来,这一群人乃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既为一军主帅的亲卫,没有相当的实力、忠诚、还有令行禁止的自觉,岂能胜任!
 
    有鉴于此的铁铮不禁更坚定了之前的那个决定,却仍是沉着脸,走到高处站定。
 
    他身子本就高大异于常人,偏偏还喜欢站在高处,此际居高临下,更显人高马大,看起来整个人就是一尊铁塔,巍巍而立。
 
    “你们一个个都低着头干什么?”铁铮一声怒喝:“全都给我抬起头来!”
 
    下面仍是一片静默,并没几个人依言抬头。
 
    铁铮哼了一声,道:“你们要造反么?没听到我刚才下达的军令吗?全体都有了,挺胸抬头,所有人全都看我这边!”
 
    军法如山!
 
    既然铁铮乃是此地当前的最高长官,那他的命令就是军令,在场所有人都要无条件的即刻执行,绝不能有任何犹豫迟疑!
 
    这一声令下,五百人集体挺胸抬头,眼睛目光聚焦在铁铮身上。
 
    这五百亲卫不管是情愿的,还是不情愿的,总之在这一刻,他们眼中所见,就只有铁铮那威武至极的形象。
 
    “漂亮话,吓唬话,我不想多说。”
 
    铁铮道:“杨波涛虽然罪在不赦,但这个人终究还有几分底线,最后的时刻并没有带着军中任何一个人前去。”
 
    “他再如何的罪恶滔天,丧心病狂,丧尽天良也好,没有在今日公审之时将你们任何一个人牵扯进来,总算尚有最后一点良心。”
 
    “也不愧是一条汉子。”
 
    铁铮道:“你们是他的亲卫,这点无可改变,但关于杨波涛出卖九尊大人之事,相信你们没有任何一人参与其中,如这等事,他断断不敢通过你们的手完成,换了我,也必然是亲力亲为!此事干系太大,无论对你们如何信任也好,总有顾虑。所以这件事情,必定是杨波涛一人所为,与你们无关。你们此际不必一脸的死人样,没人说要把你们如何如之何,毕竟,你们除了是杨波涛的亲卫之外,还是北军兵士,更是玉唐军人,这点同样的无可抹杀!”
 
    铁铮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下。
 
    “现在,我给你们自由选择的机会。第一个选择是:愿意跟随杨波涛,不离不弃生死相随的;可以就此出列,我仍旧不会追究你的连带责任,尊重你们的情感和选择;但要削掉你的军籍,从此成为自由人,生死去留随意。”
 
    “第二个选择,我铁铮这次受君命前来统领北军,现在就只带了不到三十人来,所以……我缺少隶属于自己的亲卫,可以陪我在战场上杀敌驰骋、将后背托付的亲卫;若是你们愿意选择成为我的亲卫,我乐意接受。至于最后的第三个选择,则是解除你们原有的亲卫身份,打散编制,归入全军,从最底层做起,在战场上慢慢证明自己对玉唐帝国的忠诚!”
 
    “我选第三!”亲兵将领举起手,道:“归入军中,从最底层做起!”
 
    铁铮目光亮了一下,目光聚焦在那将领身上。
 
    他说的是“我”,而不是说我们。这就等于是在给自己的其他兄弟们,留出了选择的余地。毕竟,选择成为铁铮亲卫的话,一样可以证明自己。
 
    在有了第一个人说出自我选择之后,跟着便又陆陆续续有人站出来,选择第三项。
 
    最终,五百人之中有四百七十一人站了出来,全都选择了第三。
 
    然而还有二十九人站在原地,面色木然,神情呆滞。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 » 但关于杨波涛出卖九尊大人之事相信你们没有任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