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又刻意而隐匿地收聚四面八方云雾将之慢慢地

分享到:
 一念及此,云扬灵光一闪,又自回想起来当初自己杀死米空群的时候,米空群曾经在临死之前跟自己说的一句话。
 
    “对了……小心……天上有刀!”
 
    云扬之前一直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
 
    天上有刀?
 
    天上怎么会有刀呢?
 
    但现在,他明白了!
 
    天上,的确是有刀!
 
    而且还是一口无影无形的绝杀之刀!
 
    现在,此时此刻,这把刀更是四季楼欲将致自己于死地的绝杀之刀!
 
    相信在这把刀的眼中,化风而行的自己已经被他彻底锁定,沦为掌中婴孩,砧上鱼肉,予取予夺,只要他等下去,就能够等到这股风声化回人形,最终确定了目标何许人也;了然目标是否还有其他党羽,然后才会展开终结行动,一举连根拔起、彻底诛灭!
 
    “他为什么不现在就动手呢?这么长途跟随下去,未必不会有变数发生,就算我修为浅薄,一时不察,总不可能始终不让我察觉,反而若是将我的化相斩破,我便决计难以逃出他的掌握,必然被俘,何必如此的大费周章?!嗯,是了,就算他能够彻底锁定风属化形,却没办法直接破去风相。”
 
    云扬心中思忖,得出一个结论。
 
    “那么,这把天上之刀,究竟是一个人?还是只得一把刀在由人驾驭?”
 
    前方,救杨波涛出公审重围的那个人仍旧背着杨波涛,仍旧在疾速前进,速度与之前全然无异,丝毫未减,而此刻,他们已经离开了天唐城两百里。
 
    可是那人还是一个劲的往前跑。
 
    前方乃是一座高山,高山上,满目尽是茂密的丛林。
 
    那人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当前更是不遗余力的全速奔驰;云扬甚至有发现,那人在跑的过程中吐了一口血,速度不但不减,反而跑得更快了几分。
 
    这个迹象代表了,那人乃是施展了某种自残,强行催鼓,令到自身移动速度持续维持高速。
 
    这几乎拼命了。
 
    究竟是杨波涛太重要,还是……
 
    云扬心中蓦然一动:“难道说前方彼端,才是他们对付我的真正陷阱所在?天唐广场的一干动作只是个幌子?不错,在这等人烟罕至之地,确实容易布置一些奇异的阵势……”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陷阱的代价和手笔也真是很不小了。”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穷追不舍!
 
    牺牲了杨波涛这位北军之帅,牺牲了三十位四季楼高手,外带出动了一把神秘的天上之刀,然后在遥远的地方,布置致命陷阱。
 
    这个局布置得很巧妙,更具针对性,这个救了杨波涛逃命之人;以现场的情况看,其他人都追不上;而且就算是有其他人追赶,也会被那把刀一刀斩杀。
 
    唯有风尊的风属化相之力,才有可能追的上。
 
    而只要风尊追来了,那么这个计划,就算是完成了一半。
 
    而杨波涛身上担负着谋害九尊的血海深仇,风尊此次再现的意指目标,试问风尊又怎么可能不追?
 
    就算明知有风险,还是要追!
 
    所以这一个针对性计划,委实是天衣无缝,严密无漏。
 
    更有甚者,如果云扬只是风尊,只得化风而行之力的话,那么,就根本发现不了身后锁定自己的那一把刀!
 
    那才真的是完了!
 
    只可惜此际的风相之力的始作俑者非是风尊,而是云尊,所谓天衣无缝的针对陷阱,因而便有了巨大的漏洞!
 
    云扬迅速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前方必然有陷阱存在,很可能就是如之前天玄崖那次一般能够针对化形能力封锁限制的那种陷阱,锁灵大阵;这亦是对方针对风尊的主要杀招。
 
    而且就算出现意外,锁灵大阵最终还是不能斩杀自己,也不要紧,那样后面跟着的这把刀,就会成为后手,一直持续跟到自己就好,自己不可能永远保持风相化身,只要玄气修为耗竭,终究要回复人形,一旦回复,自己同样要死。
 
    而且对方一定还想着顺藤摸瓜,永绝后患。
 
    云扬急速转动着脑筋,筹谋如何应对当前危局。
 
    因为现在,自己已经从追猎者的身份转换成被追猎的对象,情况岌岌可危,必须设法应对,
 
    天上之刀修为高深莫测毋庸置疑,更可怕的,云扬甚至不知道这位的级数到底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云扬甚至不确定……最盛时期的春寒尊主何汉青有没有这样的修为!
 
    当日何汉青虽然仅凭一掌一击就重创了处于风相化形的云扬,但那次一来是变生肘腋,且云扬因为刚刚突破,难免有意气风发、疏忽大意的成分在其中,而更重要的还在于,那时的云扬才刚刚突破五重山,且诸相修为最多不过第四重,而当前非但本身修为又增长许多,诸相修为也有大幅度精进,更兼全神贯注,时刻小心,这样的状态下,云扬自信,就算对上何汉青,即便正面对决仍旧不敌,但全身而退,绝无问题!
 
    可是,天上之刀对云扬的锁定、追踪却宛如跗骨之蛆,始终不即不离,不徐不疾,仅此一点,云扬已经惊之三分,惧之七分!
 
    云扬甚至怀疑……大抵需要有凌霄醉,君莫言,独孤愁那样的级数,才有可能有这样的能力吧。即便仍有差距,却也绝不会很远。
 
    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水准,无论有否逃脱天上之刀的追杀也好,只要暴露了真实身份,不光是云扬自己,连带整个云府,全都要跟着覆灭,云扬还相信,即便是综合云府的全部战力,仍旧不是对方一刀之敌!
 
    这才是四季楼的真正顶级实力!
 
    但,这个人自己又要怎么应付呢?
 
    对于云扬而言,单纯的脱身并不困难,他到底不是风尊,只得风属化相威能,尤其是当前还
 
    占据了先机,已经发现了对方;想要脱离对方追踪非是难事;
 
    但若是那么做了,势必会让杨波涛就此脱劫!
 
    这是云扬万万不能甘心、不愿意的。
 
    今日以九尊身份再现,其根本目的就是针对杨波涛,若是让其脱身,何止是功亏一篑,根本就是大败亏输,有何颜面见诸位兄长灵前?!
 
    云扬将心一横,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看杨波涛被救走!
 
    此獠非死不可!
 
    杀害自己兄弟的仇人,都已经被自己揪了出来,那么,就一定要死!
 
    若是今日放虎归山,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了。
 
    云扬小心翼翼的分出一缕心神,继续控制着狂风呼啸,己身仍旧随白云悠悠,却又刻意而隐匿地收聚四面八方云雾,将之慢慢地聚拢,令到这片天空渐渐阴郁了下来。
 
    似乎是要下雨的模样。
 
    云层之中,也慢慢的开始有电光闪烁……
 
    云扬一心数用,运转各相异术,编织起一个瑰丽的隐局。
 
    但那道疾风却是始终也未曾有丝毫减弱减缓的迹象,仍旧持续追逐着前面的那道黑影,直到呼啸着冲入了彼端山林。
 
    及至疾风涌入山林一刻,长空中,竟显一道若有若无的玄异刀光,然而刀光一闪而逝,宛如不曾存在一般。
 
    似乎是重归等待。
 
    他的任务,至此已经完成了一半,只需静待后续结果就好。
 
    风尊已经追着人进入了山林,那么接下来就是那边的事情了。
 
    纵使那边的大阵仍旧不能杀死风尊,那么最终,风尊仍旧会化风遁走。
 
    而他只要化风而逃,自己本就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息,立即就能追踪上去,一直追到他的老巢,或者是等到他玄气不止的一刻,无论是彻底斩草除根,还是绝杀风尊一人,总之风尊是死定了!
 
    虽然自己答应了冰,要将杨波涛活着带回去;但若是杨波涛在自己没出手之前就被杀了,这就只能怪其运道不济,此次任务始终以绝杀九尊中人为最优先。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 » 却又刻意而隐匿地收聚四面八方云雾将之慢慢地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