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间的玄铁箭几乎将他的下半身与上半身分成两

分享到:
山林中草木遍植,能见度本就比平地远逊;更别说此刻突然间阴云笼罩,是以周遭环境宛如伸手不见五指一般的昏暗。
 
    但至此目不可视的氛围,那道黑影背着杨波涛仍旧保持快速行进的状态,全无迟滞,显然对这山林间的地形非常熟悉。
 
    风声呼啸,骤然间暴增许多。
 
    倒伏在黑影背上的杨波涛兀自昏迷不醒,他大腿上有一个前后透明的洞口,那是被头先一枚弑神弓箭矢直接穿透了大腿,连里面的一截大腿骨也被带走了,若无特异的锻骨手段,杨波涛不免终身残废。
 
    而在其腰间,尚有另一支玄铁箭插在上面,只露出半截箭杆;杨波涛身上披有一件质地殊异的莫名软甲;但那支玄铁箭乃是铁铮竭尽全力所发,竟将那软甲生生钻破,扎进了杨波涛的身体。
 
    看这深度,已经是进入了腹腔。
 
    狂风如刀,使得整片山林都发出来鬼哭神嚎一般的怪异声音。
 
    无数的树枝,噼噼啪啪的折断,宛如狂风暴雨一般不断击打在那黑影和杨波涛身上。
 
    一道道风刃,自无形中化现,尾随着两个人纵横飞舞,锐锋尽显。
 
    在一片黑暗之中,一片混乱之中,那黑影根本无法做出任何闪避,只能狂吼一声,再喷出一口鲜血,浑身青芒绽放,却是将自身精纯玄气修为,将两个人的身体都包裹了起来,鼓勇继续往前行进。
 
    然然这样一来,速度无可避免的减缓了许多。
 
    黑影心中有数,布置的陷阱终点,在山顶位置,然而以自己这样的行进速度,又有风尊在旁觊觎,不断的攻击,自己绝难坚持到山顶。
 
    “乔老四!”
 
    黑影加摧玄气运转,保持防护状态、拼命的往上奔走的同时,忽而扯开嗓子高声叫起来:“下来接我啊!”
 
    山顶上,有人答应一声,接着,急速的风声乍响。
 
    这一变化亦在那黑影的预算之内,风尊在觉察了自己求援之后,直接风属攻击催发到了最大极限,显然是要在自己援兵到来之前,直接将自己连带杨波涛全数干掉!
 
    看来,风尊对杨波涛当真是恨之入骨,不死不休啊……
 
    纵使明白此点,那黑影心下却尽是有心无力,若是自己当前处于全盛时期,足以抗衡风尊的风刃围剿,甚至就算不行,仅止于坚持到援军到来或者坚持到山顶,总是毫无问题的。
 
    但现在,自己从天唐城一路杀出来,还是借了自己当初处在最外层的便利,一路狂奔直接从城墙上飞奔而下,一路狂飙到现在,先后两度强催生命元气秘术爆发,早已经是强弩之末!
 
    若非已尽油尽灯枯,又何至于出声呼救?!
 
    现在的自己,恐怕来一个五重山修者强攻,自己抵敌不过。
 
    风刃狂飞,终于,噗的一声……
 
    那玄气的气罩破裂,而那位高手也是猛地狂吐一口鲜血,身子踉跄了一下,背着杨波涛,一头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这一口鲜血可再不是强催秘法的代价,而是他真的受了重创,那黑影高手终于筋疲力尽、再也支持不住了。
 
    然而风声仍旧凄厉,风刃持续罩顶而下;
 
    刷刷刷……
 
    寒光一闪,血光崩现。
 
    那位背着杨波涛一路奔逃的黑影高手,竟是在杨波涛身死之前,一声大叫之余,身首异处,先走黄泉!
 
    在那黑影高手殒命的同时,一股暖流进入云扬的感知。
 
    那是不平之气。
 
    云扬轻哼一声,身子又再幻化而出。
 
    上方,另一道黑影好似利箭一般的狂飙而来:“风尊!果然名不虚传,且接我一招!”
 
    一道剑气,长龙一般飞起,凌空落下!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九霄彩虹草!
 
    却见云扬非但没有接战,反而径自卷着杨波涛的身躯直上半空;那道人影一声狂喝,临时变向,自半山腰位置一跃而起,身子好似标枪一般直掠数十丈高度,于间不容发之际一把抱住了杨波涛双腿:“给我下来!”
 
    云扬才除强梁,回气未足,更兼刚刚起来,风势方兴未艾,随着嚓的一声轻响,杨波涛整个人已经被来人生生拉了下去。
 
    然而风声再现凄厉,呼啸着衔尾追袭。
 
    杨波涛正处于两人拉扯的中间,又因限于昏迷状态,本身玄气仅止于被动运转,何能承受这般拉扯,登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而杨波涛亦因此悠悠醒转,正看到半空中一团青色身影迎面扑将下来。
 
    而自己身子则被人背着,拼命地跑离。
 
    “放我下来!”
 
    杨波涛咳嗽一声,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大叫道:“上面可是风尊大人,杨波涛有话要说!”
 
    背着他的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更没想到自己会突然遇袭,偷袭他的人竟是……杨波涛本人,杨波涛回复清明一刻,突然运起浑身力气,以拼命之势,不管不顾地在那人背上击了一掌!
 
    杨波涛虽然重伤在身,但他身为一军统帅,玄气修为自然也非泛泛,更兼在这般毫无距离、毫无提防的情况下,猛然击打在后心要害,即便那黑衣人的本身修为远在杨波涛之上,却仍是口中狂猛喷一口鲜血,身子一个踉跄,身后的杨波涛就此脱离其背,翻滚而下,骨碌碌的撞在一棵大树树干上,也是哇的一口血喷出来。
 
    “你你……你混账!”黑衣人只感觉自己背后的骨头好像尽数被杨波涛一掌打散了一般,睚眦欲裂。
 
    云扬眼见如此变故,虽也惊诧,却是随机应变,将追袭之势集中聚焦于那黑影身上,那黑影被动受杨波涛一掌偷袭,立足不稳,一时间手忙脚乱,哪里还能应付云扬的强猛袭击,登时再受一击,整个身子猛地撞在树干上,差点没疼得晕过去,情知自己已经受了严重内伤,再见那青色风团徐徐降落,追袭之意昭然,恨恨的骂道:“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就算拉出了鬼门关,自己也会再撞回去的!”
 
    说罢身子一旋,径自落荒而走。
 
    决计不能再留了,再留下来,恐怕连自己也要死在这里了!
 
    杨波涛神思恍惚,眼看着天空一团青色的气体旋转着落下来,落在自己面前,却是一道青色人影,飘渺虚幻,朦朦胧胧。
 
    不由问道:“敢问是风尊当面么?”
 
    云扬淡淡道:“杨波涛,你有什么话要和本座说?”
 
    杨波涛刚才凛然一击,固然打伤了黑影人,却也承受其玄气反向冲击,以其连番受创的羸弱之躯,状况岌岌可危,此际不过略一挣扎,腰间的玄铁箭几乎将他的下半身与上半身分成两截,眼看着已经活不成了;口中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此刻的他,早已经没有了半点北军之帅的气派。
 
    他死死的瞪着眼睛,看着云扬道:“风尊大人,我妻子,是否……”
 
    云扬沉吟了一下,道:“你应该明白你妻子的性格;你自己想她现在还活着的可能还有几分?”
 
    杨波涛目光黯淡,道:“是我对不住她!”
 
    云扬冷冷道:“杨波涛,你没有对不住她;也没有对不起我,可是你身为一个玉唐人,你就没有感觉对不住这个国家吗?对不住这一年多本不应该死去却因为你做的事而死掉的那些弟兄们吗?”
 
    杨波涛目光黯淡,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云扬杀心早已遏制不住,若非刚才杨波涛以命取机,攻击那黑影人,云扬如何会给他说话的余地,遂沉声道:“你刚才说有话跟我说,就只是要问你妻子的下落吗!?”
 
    杨波涛艰难的笑了笑,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涩声道:“我小时候,父慈母爱,日子过得舒心快乐,喜乐祥和;然而我十二岁那年,母亲意外亡故,父亲受了刺激,从此不知去向……亦是在那一年,我入了军伍……”
 
    “多少年征战下来,我成为了北军之帅。我杨波涛,也算得上是功成名就,自觉不曾辱没祖宗。”
 
    “直到前年,我的父亲找到了我。他的样子看起来形容枯槁,命不久矣……”
 
    杨波涛凄惨的笑了笑,道:“当时的我与至亲久别重逢,欣喜如狂之余,却亦感叹子欲养而亲不待,连续数月都服侍在父亲床前,为此,还耽误了一场大战……”
 
    “但当时的我,心中就只得一个心愿,只要我的父亲能够好起来,就算让我杨波涛粉身碎骨,肝脑涂地,也心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 » 腰间的玄铁箭几乎将他的下半身与上半身分成两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