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尊大人要到哪里去亦是在那个时候

分享到:
“可惜我遍寻名医,却无一人能够令我父亲的身体有半点好转,就在我束手无策,痛心疾首的时候,我父亲告诉我,他的伤确实无药可救,但却还有一个方法能够让他继续活下去的,只是这个办法非常的难。”
 
    云扬仔细的听着。
 
    杨波涛声音微弱。
 
    一字一字断断续续。
 
    但云扬知道,杨波涛现在所说的,没有一句是假话。
 
    “从我请来的众多医者口中,我早已得知父亲的病无药可救,再难有转机,却听父亲说有办法,何异天籁,当时的我,只知道要救我父亲的性命,哪怕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还怕什么难?于是我父亲告诉我;他之身体状况乃属逆天而行,为天所伤的天谴之伤,此伤无药可救,无法可解,任何灵药秘术功法尽都无能为力,唯有世间最本源最本质的威能方可济之,而且单只一种本源能量仍是无济于事,非得聚合金木水火土雷血风云等全部的九大威能,助其五行易换、汰换败血、风雷淬骨,借云凝形,方能脱胎换骨,回复痊愈。可是想要完成这件事情,便需要请动九尊齐聚,这把我难倒了。因为这件事,非但远远超出了我的权限范畴。”
 
    “甚至还不仅是做不到的问题,莫说我找不到九尊。就算能够遇到其中一个两个,也没什么说话的机会,就只说九尊大人常年驰援玉唐战场,稍有安歇之时,岂能因一家一人而劳动九位大人。”
 
    “更别说皇帝陛下早已严令任何人打听九尊的消息。”
 
    “我为此,夙夜忧思;也曾冒昧前往九尊府多次,终是无缘面见。”
 
    “后来父亲又跟我说,求助九尊之事他可以自己完成,因为他有一件可以打动九尊相助的宝贝,九霄彩虹草。只要能够让他见到九尊,他会以九霄彩虹草与九尊交换一个活命的机会;而如果九尊还不同意,他才会搬出来我的名字,来哀求。”
 
    云扬叹了一口气:“这你也信?”
 
    九霄彩虹草。
 
    传说中的天地神物,造化逸品,绝对级别的高大上物事!
 
    九霄彩虹草,乃是一桩神奇至极的好东西;相传在天空中弥漫无尽紫霞的特异时刻,会出现九道彩虹,而这九道彩虹悉数出现的一刹那,天空中将会乍现闪电临世,而这道落下人间的闪电,若是恰好击在某一个人身上的话……那么天际的那九道彩虹就会随之进入这个人的身体丹田,如果凑巧这个人还是个玄者的话,那么九道彩虹,就会在他的丹田之中蜕变成为九霄彩虹草!
 
    九霄彩虹草,拥有九种颜色,九枚叶片。
 
    每一片,都拥有一种最为纯粹的色泽。
 
    若是某人吃了九霄彩虹草的全部九片叶子,那么他不但可以长生不老,无敌于天下;更可拥有一手破苍穹,顿足崩大地的神级修为,称之为永恒仙人也不为过!
 
    若是由九个人分享,那么这九个人就会成为长久的兄弟,奠定得道成仙的基础,只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假以时日,同样可以成为永恒神仙。
 
    但以上种种,就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没有真实佐证,更加没有人会当真。
 
    首先,令到九霄彩虹草现世的条件实在太苛刻,先不说那紫霞弥天需要多少年能有一次,就只说紫霞弥天的时候还要同时出现九道彩虹,这样的天时亿万年也未必能有一遭。
 
    更离谱的是,还要在这个时候有雷电相随。
 
    紫霞弥天,彩虹随之的情况,多半都是大晴天,那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雷电相随?
 
    所以这个天时就已经很不可能了。
 
    跟别说这道闪电居然还要落下来,还要击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还得是个玄修者……
 
    这就更加是无稽之谈了。
 
    天下间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而且而且,就算以上都成立,那九霄彩虹草可是要在那位幸运儿的丹田中蕴养生长,那彩虹草既然功效神异如斯,它生长期间所需要的养分想必也惊人得很,什么样的玄修能够供给得起,更有甚者,就算拿玄者供应得起,料来也该是玄气颇有造诣之人,哪里会甘心牺牲自己而成就一棵草,全然的成就另一人?!
 
    所以无论如何,这草也是不该存在的!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死不瞑目!
 
    杨波涛形容凄切,惨笑:“换做别人,我是不信的,但那是我爹!我亲爹!而且,我父亲有让我探测了他的丹田;我查了一下,他的丹田内中,当真存在有一株共生九片叶片的植物……而且才一探查,我就感觉自己的修为有所精进,绝无虚假,若非旷世逸品,岂会神异如斯……”
 
    “我父亲又道,现在有两个你这,第一个,就是把此草给我吃了;让我能长生不老……只是,那彩虹草乃是天妒逸品,必须在宿主陨灭之前采下,且取下之前,宿主不能自我了断,换言之,我需要杀死自己的父亲,才能得到这九霄彩虹草。至于第二个选择……则是以九霄彩虹草换取九尊的相助,我父亲之所以会受这等天谴之伤,便是因为蕴养此草,此草为天所妒,非聚合九大源能方能脱此天灾,让我父亲能活下去。我父亲说完,说,两个选择,任我自己选择。不管如何选,我父亲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杨波涛越说,精神反而越来越显亢奋,说话也越来越流畅了。原本惨白的脸色,居然也出现了一丝丝红晕。
 
    云扬叹了口气,知道杨波涛已经处于回光返照的状态,随时可能一命呜呼,魂走九泉。
 
    “说来惭愧,当时我还犹豫了一下,幻想了片刻成就永恒神仙的无上风采……”
 
    杨波涛惨笑一声:“但我随即就决定,无论如何我都要救我的父亲,我一定要帮我的父亲活下去,彼时,得到了九霄彩虹草的九尊大人,也会实力大增,真正的成为玉唐传说,永镇玉唐……”
 
    话说到这里,云扬已经完全愣住。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的最初起始,竟然还存在有这样的一个反转!
 
    这算是神反转吗?!
 
    算计我们九兄弟之人的初衷,竟是这样的?!
 
    “我将决定告诉父亲,父亲又道,在我找寻九尊相救之前,还需要找到一种叫做断肠恨的奇药。只要确定了九尊在什么地方,我父亲服下断肠恨,就能暂时压住伤势,然后去找九尊谈判。谈好了,等断肠恨剧毒发作的时候,正好剖开丹田,取出九霄彩虹草;让九尊服下;然后输出灵能,为我父亲重塑骨血、五行凝体,如此方能彻底解除死厄;彼时正是皆大欢喜之格!”
 
    “此外,我父亲还要我立誓,若是九尊不肯援手,或者最终未能聚齐九尊的话,他服下断肠恨的契机只在瞬息,错过了就再也活不成了,但要我一定不可记恨九尊,毕竟大家都是玉唐国人;九尊太重要了,绝不可以一家一人之事仇怨于九尊。”
 
    杨波涛神色怔忡:“那时候,我完全相信了我父亲的说法。甚至一直都在担心,万一九尊不答应,我父亲岂不就死定了?我从此又变成了一个孤儿,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哀又将再临……”
 
    “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开始着手收集九尊的所有消息,任何消息,一切消息……为此,我甚至买通了不少人……”
 
    “我一直都想要与九尊一谈,但始终没有机会,终于那天,我从皇宫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皇帝陛下要见九尊的土尊……”
 
    “我费尽心思,在宫中等候,与土尊终于说了一句话,土尊大人,有事情要找您帮忙不知道是否方便?”
 
    “当时土尊很诧异的说道:杨帅有什么事情要找我,我晚些时候,会到府上找你。”
 
    “我很开心的回家,等待土尊的到来,完成我的心头大事,但那一晚,土尊却没有来;我最终等到的,乃是第二日的陛下传旨,训斥我一顿;罚俸半年,戴罪立功。”
 
    “那是,我终于知道单纯等候机缘这条路注定走不通……不意隔了没有几天,突然宫中有人告诉我,九尊要去办一件大事……那时候,我只知道机会来了,错过了再不会有!”
 
    云扬听到这里,心中一动,道:“告诉你这句话的是谁?”
 
    “大内总管,姜中!”
 
    杨波涛恨恨的咬着牙:“这最后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于是我四处打听,九尊大人要到哪里去,亦是在那个时候,另一个人找上了我,告诉了我,九尊要带八百壮士,才能完成这个任务。这个人,乃是傅报国;当时在军部与他闲聊,无意中说起来,他说完就不再说话……当时的我,只觉欣喜若狂,又道天道常佑善人,怜我救父情殷,得此讯息!”
 
    云扬这会的心中真心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这一环一环的……绕在杨波涛身上,当真是……细腻严密到了极点。
 
    须知杨波涛一直在打听九尊的所有信息,这些人与他交好,也会帮他打听,无论是否有心无意,甚至就算泄露消息给杨波涛,也是无法佐证该人就是四季楼的奸细!
 
    但这样的谋划,实在是让人只是一听,就是触目惊心。
 
    “我那时候的唯一心思就只有找到九尊而已……八百人的调动,这动静远非九尊单独行动可比,终有迹象可循。我毕竟是一方元帅,要知道这些调动情况,还是挺容易。在我多方观察之后,终于确认,有一小股部队出了天唐城,往东走了。那一小股队伍,必然就是九尊所在!”
 
    “我知道,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可以确定九尊去向的机会,所以我回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父亲,而我父亲,第一时间了就服下了断肠恨和续命丹,恢复本身十成大圆满的真实修为,连夜追踪而去。”
 
    “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在等待父亲的消息……我希望,等到父亲痊愈归来,等到九尊名震天下……成为无敌高手……成就流传玉唐久矣的不朽传说……玉唐从此兵戈不兴,靖平天玄!”
 
    “有时候我也奇怪,我父亲的修为怎么会那么高?却又自己说服自己,父亲肯定别有机遇的,若非有这样的修为在身,何以蕴养九霄彩虹草成型?!不世出的高手多了去了,有这样的父亲,做儿子的该当与有荣焉,怀疑我自己的亲生父亲算什么说法,真真的不肖子孙!”
 
    “我一直等……一直等,但,最终等到的却是天塌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 » 九尊大人要到哪里去亦是在那个时候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