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见身边的杨波涛喉咙里咯咯的响突然满足的

分享到: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让我当场就崩溃了!当时我正在吃饭,一失手,将整个桌子都砸成了粉碎,整个人便如失去了魂魄一般,做梦也想不到,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但那是我亲爹,不说面目气息和对我的疼爱没有改变,我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包括我小时候怎么调皮,身上有什么胎记,如假包换的亲爹……我又怎么会怀疑自己的父亲?”
 
    “他的所作所为,所有想法做法全都入情入理,尽在情理之中,甚至是大义凛然,我又凭什么怀疑!”
 
    “错非噩耗已经传来,绝无花假,我根本就不会信,可是事实凝然眼前,我却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爹有问题,而且还是因为我提供的消息而出了问题?”
 
    “我杨波涛,就这么成了玉唐帝国无法原谅的千古罪人!”
 
    杨波涛眼中全是茫然,喃喃的重复:“千古罪人!千古罪人啊!……”
 
    云扬心中叹息。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波涛说到这里,气息逐渐的微弱。
 
    脸色,也越来越见惨白,他努力挣扎着,轻声请求道:“风尊大人,予我一口气,让我把话说完。”
 
    云扬叹了口气,伸手抵住他的后心,将一缕精纯的玄气输送了过去。
 
    “我本想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带进坟墓里……我连妻子都没有告诉……这是我毕生的耻辱……还不如我当真就是一个彻头彻底的坏人好听……但是那日,一见风尊大人,风尊大人就将目标明明白白的指向了我,我却生出了一吐为快之念……甚至直到刚才,我才终于决定,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我不想,我的夫人到了地下……还不理我……”
 
    “我……我不想,让我的夫人到死,到了地下,还以为她夫君是虚伪做作,奸邪之人,万恶不赦……她这一生所托非人……”
 
    杨波涛眼眸涣散,强行提着一口气,喃喃自语。
 
    “不会的。”云扬叹了口气,
 
    这会的云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点什么才好!
 
    难道自己那么多兄弟死在他的情报之下,自己还要反过来安慰他不成?
 
    但这件事,却又能怪谁?
 
    “过了十几天,我父亲回来了……说要带我远走高飞……还会给予我更远大的前程……”杨波涛微弱的道:“当时我问他,疯狂的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杨波涛眼中闪现出极致的疯狂之色:“其实那时我就已经隐隐猜到,我父亲……乃是四季楼的人……而且还是四季楼高层之中的高层……错非如此,我一定会被灭口!但我仍要问,当面问个究竟,问个清楚明白!我不甘心!我为玉唐奋斗了一辈子,最终,却成了千古罪人!我父亲很是直接的告诉我,九尊的存在,乃是莫大的威胁,非除不可,九尊皆亡,才是大陆幸事,这非是一家一人之事,该为之事,应为之事……但我听不懂,真心的听不懂!”
 
    “然后我又问他,九霄彩虹草是真的么?他说是假的。所有的这一切,尽都是为了确定九尊下落的骗局。”
 
    “而我杨波涛,便是这骗局之中,最重要的一环。呵呵,呵呵呵呵……”
 
    “而催动我这最重要一环的,却是我亲生父亲!嘿嘿嘿嘿……”
 
    杨波涛声音苍凉,虽然在笑,但笑声却是一片自嘲,眼神一片空洞、死寂。
 
    “若是战死沙场,若是病死,中毒而死,我杨波涛,可以含笑,并无畏惧,但,就这么死……因为这样的原因,背负着千古骂名,永生永世无法洗刷的耻辱,我杨波涛死不瞑目!”
 
    “我死不瞑目!”
 
 
------------
 
第二百五十章 人死账消,恩怨了了!
 
    无论什么人,若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这样子欺骗利用,心中也不会好受;更何况杨波涛这种,等于是被毁了一切!
 
    但毁掉自己一切的却是生身之父,却又如何言说?
 
    “他要我带离开,我不肯走,几天后他就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他,我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他了!”
 
    杨波涛道:“但是我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我想要将功赎罪,想要继续替玉唐出力,弥补自己的过失,直到我战死沙场的那一日,那时候我真的很天真的,也许某次大战,我战死沙场,一了百了,能够侥幸混个清白留世……”
 
    “但无论如何,这个秘密我还是要守下去的;既然没有人知道,我就只能自己一直背着,因为我身后还有许多北军兄弟……我不能让他们因为我而蒙羞,因为我而抬不起头……”
 
    “我只能尽力隐瞒;尽量小心翼翼的去做事……”
 
    杨波涛道:“但我终于没有等到自己战死的那一天,清白,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担负不起的奢侈,人在做天在看,天道好轮回,何曾饶过谁……”
 
    杨波涛眼睛看着云扬,轻声的说道:“风尊大人,今天能够死在你的手里,我杨波涛,死而无憾。”
 
    “我甚至死得很高兴,很感激。虽然不瞑目……呵呵……”
 
    杨波涛虚弱的说着,道:“唯有一点,我须得提醒风尊,事情过后,我思前想后,串联前后往事,我发现打听九尊消息的行止,很多人都知道,甚至很多人都有意无意地向我提供过九尊消息,但他们事后却一个站出来质疑我的都没有,这件事岂不是奇怪至极?”
 
    云扬目光一闪,道:“还有谁给你提供过消息?”
 
    杨波涛道:“很多,很多人……除了之前提到过的大内总管姜中……傅报国,还有内柜总管米空群……对了,还有四皇子也曾经跟我聊起过……”
 
    云扬目光猛地一阵凝固:“四皇子?你确定?!”
 
    杨波涛目光湛然:“到了这等时候,难道我还会骗你?”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最后一个问题,你父亲究竟是四季楼的什么人?我想,这个答案你一定知道!你应该希望我为你报仇吧?”
 
    杨波涛惨然一笑:“这个答案我确实知道,但是风尊大人……真的对不住……这个答案我不能告诉你……”
 
    云扬愣住。
 
    “他纵有千般不是,万般不对,但终究是我生身父亲……”
 
    杨波涛断断续续的说:“我自己也知道,他若不出现,我杨波涛他朝或者也有机会成为玉唐传说,载入史书,成为千古名将……而现在,却只会留下千古骂名。但……”
 
    “……那终究是我父亲……这点,永远无可抹杀……”
 
    “我一直不说,一直保密,就是因为这个……虽然我的父亲害了我,但是……我却不想出卖他……”
 
    云扬闭上眼睛,轻声道:“那你去吧。杨波涛……你死之后,我会想办法让你们夫妻团聚,九泉再聚!”
 
    杨波涛眼中闪烁着惊喜,道:“多……谢,我会在地下与我妻子……好好的解……说……”
 
    最后一个字出口,他的喉咙里突然涌起来一团浓稠的血,堵住了他的嗓子。
 
    他眼睛就这么看着虚空,眼神闪烁了一下,突然猛地一个使劲,将那口血咽了下去,喉咙恢复畅通,看着云扬,诚挚的说道:“对不住……哦……”
 
    云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别过脸去。
 
    只听见身边的杨波涛喉咙里咯咯的响,突然满足的说道:“原来你还在等我…有你相伴…真……好……”
 
    身子一挺,就此没有了气息。
 
    这位玉唐名帅,背负着此世无可洗刷骂名污名的一代将军,终于辞世。
 
    云扬支起身子,感觉心中压抑得几乎要爆炸一般!
 
    四季楼!
 
    还是四季楼!
 
    这些丧心病狂的渣滓!
 
    什么时候才能刀刀诛绝?
 
    看着杨波涛的已经冰冷的尸体,云扬只感觉一阵悲哀。
 
    一代名帅;一生清名;却是被人用这样的算计,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这一切,除了造化弄人,没有任何别的可以解释!
 
    就算是圣人,又怎么能怀疑自己的至亲?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 » 只听见身边的杨波涛喉咙里咯咯的响突然满足的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