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骤起之风势突然变向转而向着天唐城的方向

分享到:
 更何况,他还亲眼见到了九霄彩虹草。岂能不信?难道作为一个儿子要将自己的父亲的肚子剖开来证明是假的?
 
    他是提供了九尊的行踪消息,也的确造成了九尊的灭亡,但是……
 
    云扬深深吐出一口气,一字字椎心泣血的说道:“四、季、楼!”
 
    然后他突然清醒过来,心中有一股纳闷之情:自己在这里和杨波涛说了这么久的话,四季楼的人为什么还不出现?
 
    他们的目标是彻底铲除九尊中人吗?
 
    按道理说,他们早就应该出现了才是。
 
    云扬此刻的身子还处在异相幻化的状态之中,究其根本,就只是一团凝聚的青色风在旋转环绕而已……
 
    身后有轻轻地叹息声音,如同风过树梢,悠悠响起。
 
    他旋风般转过身。
 
    果然,只见在自己身后十几丈处,赫然站立着一位黑衣蒙面人。
 
    那人的身子与周围树木阴暗完全融为一体,无声无息,若是不转身看到,根本就不会察觉,身边居然还有一个人存在。
 
    事实上他一直都站在那里,看那姿势,似乎已经站了许久。
 
    而从其渊渟岳峙的仪态上,不难看出,此人乃是一位一等一的高手。
 
    看到云扬回头,这人轻轻地笑了笑:“名震天下的风尊,果然名不虚传。老夫站在这里,已经有一盏茶的时间了。”
 
    云扬淡淡道:“也许你还要继续站下去,我不以为你有所动作,就能伤到本座!”
 
    那黑衣人淡淡的笑道:“若是我有动作,起码会令风尊大人听那杨波涛的说话,不至于那么顺畅。”
 
    云扬哼了一声。
 
    这句话倒是实话,难以驳斥。
 
    “我耐心的等着,等你听完杨波涛所有的话,然后才出声,我觉得,这是我对风尊大人最大的尊重。”
 
    “我知道风尊大人尚有很多的疑惑;而这也是我站在这里等待大人的主因。”
 
    这位黑衣蒙面人声音清雅,道:“敝上就在上面等候,大人或者前去一谈,彼时风尊大人的所有疑团,都会在今日完全解开。”
 
    “解开我的所有疑团?”云扬嘲讽的笑了笑,道:“你们那位年先生,在上面么?”
 
    云扬此语可不是惑敌之言或者妄自尊大,说到心中疑惑,包括太多太多秘密,环顾当今之世,除却四季楼之主年先生之外,其他人真的不够资格说这句话!
 
    不管是四季楼的全部人员资料,隐蔽于天玄大陆诸国之中的潜伏人员,卧底于各大帮派宗门的内线,还是出世不出世的高人隐士贩夫走卒平民百姓,个中隐秘,当真就只有年先生本人能够全盘知悉。
 
    此外,还有云扬一直想要知道了解的根源疑问,四季楼、年先生为什么要下偌大气力针对九尊,九尊涉世的根本初衷乃是为了襄助玉唐帝国,保家卫国,就算传说是真,九尊会成就大气候,令到玉唐帝国平靖天玄,一统大陆,却也很难动摇到四季楼的根基。
 
    四季楼虽然对各国渗入极深,但就以对玉唐帝国的渗入而言,由玉唐帝国一统大陆,或者对其幕后掌控更为便宜,如此大费周章的对付九尊,根本没有任何利益可言!
 
    这亦是云扬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当日自己九兄弟虽然各具异相玄能,但真实修为仍属泛泛,顶多能够应用于沙场战阵,针对顶峰强者之属,根本有心无力,最直接的明证便是当日何汉青一掌就险险打得修为大进的自己一命呜呼,年先生当日那么费尽心力的布局针对,真的有意义吗?
 
    又或者,所谓九尊传说,还有自己并不了然的后续?!
 
    云扬不想让自己众兄弟死的不明不白,这一节势必需要弄清楚查明白!
 
    黑衣蒙面人哈哈一笑:“这等小事,还不至于让我们总座亲自出马。”
 
    “原来此事在阁下看来不过一件小事,太好了。”
 
    云扬淡淡的说道:“但仍请阁下稍等片刻,人言为信,人无信而不立,我之前答应了杨波涛,要让他们夫妻团聚,九泉再会!”
 
    话音未落,却见云扬信手一挥,登时洒出一片火焰,登时将杨波涛的尸体萦绕包裹,随着轰的一声熊熊燃烧起来。
 
    随即风声紧急,在火光中盘旋。
 
    火势更显炽烈。
 
    一股股难言的味道,渐次弥漫山林。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杨波涛魁梧的身躯已然化作了一片灰烬。
 
    云扬深深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杨波涛,此际因果了了,我们兄弟再不恨你了!愿你宁心安息,若有来生,希望好好结交一场。”
 
    他一抖手,一件袍子铺在地上,小心的将杨波涛的骨灰捧在里面,包了一个包袱,系在了自己背上。
 
    看着已经燃烧成为一片焦土的地面,云扬心中叹息不已。
 
    一代名将,一世英雄;最终却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但在此之前,云扬却又如何能想得到,会是这样的原因?
 
    “杨波涛的父亲?”云扬皱起眉头:“杨波涛的父亲,利用自己的儿子做这等事,直接毁掉自己儿子一生,也真是……枉为人父!不过……杨波涛的父亲参与这等事,并不稀奇;奇怪的是,在事成之后,还能让四季楼并不灭口,这一点,就值得商榷。”
 
    “杨波涛分明已经暴露了;却还是有四季楼那么多高手随从,在必死的时候,还有四季楼的高手舍命相救……这一点,显然杨波涛的父亲在四季楼的地位非常高,才会如此……”
 
    “但四季楼……地位最高的就是年先生,显然不是杨波涛的父亲。”
 
    “年先生之下,是四大尊主?或者杨波涛是四大尊主之一的儿子?恩,天上有刀?难道在四大尊主之上,四季楼还有别的存在?”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虚晃一招!
 
    以往总是听闻“坑爹”之说,杨波涛的机缘却是“爹坑”,该说是开了一次眼界,还是被药了一口毒粮,不胜唏嘘,不胜唏嘘!
 
    “放心,我会说到做到的!”云扬默然道。
 
    随即青色的风影一旋,对着那个一直默默等待在一边的黑衣人:“前面带路吧,且让本座看看,你们四季楼,到底还有什么伎俩可以施展!”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风尊大人果然好胆气,请随我来。”
 
    身子一起,好似旋风一般往山上面急疾卷去。
 
    云扬冷哼一声,青色身形狂风一旋,径自去到了半空之中,更在咻的一声之余,直上高空,风声呼啸空前,然而骤起之风势突然变向,转而向着天唐城的方向,狂飙而去。
 
    这一下真是大出意料之外!
 
    那黑衣人这边犹自向着山顶狂冲,突然感觉身背后风声有异,仰头一看,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风尊!所谓九尊就是这般贪生怕死,说话如放屁么?你的人无信不立呢?!”
 
    半空中风声凛冽,一句话哈哈大笑着响起:“请转告你老大一句……一样的陷阱,布置一次便已经太多,同样的坑,难道还指望本座踏进去两次吗?你们这帮猪脑袋也配跟本座讲一个信字?!难道你们就是这般幼稚才成就四季楼赫赫威名的吗?”
 
    大笑声中,风流滚滚而去,一泻千里。
 
    “待我风凌天下时,斩尽杀绝四季楼!”
 
    看天际流风“呼”的一下子消失不见,位于山腰的那四季楼黑衣高手愣了一愣,随即破口大骂,无数脏字粗口喷涌而出,滔滔不绝,端的出口成脏!
 
    捂着胸口,一时间气的肝疼。
 
    这位风尊实在是太不讲究了!
 
    刚才口口声声的人无信不立呢?你的口齿呢?你的言都被你自己吃了吧?!
 
    自己在这里傻逼似的等了老半天,眼巴巴地看着这货跟杨波涛叽叽歪歪的说了那么长时间,然后这家伙又让自己等一会,拖拖拉拉的收拾了尸体,明明什么都答应好了,结果完事后转身就跑……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 » 然而骤起之风势突然变向转而向着天唐城的方向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