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说巧不巧去国外参加围棋大赛的几个年轻

分享到:
 这一路上,顾峥作为一个城市中的农村人,还是挺兴奋的。
 
    他这从小就在这红门村的一亩三分地中晃悠着。
 
    为了生计,为了学业发愁。
 
    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已经年满二十岁了,这个时候又要为了小命发愁。
 
    压根也没有闲工夫去游山玩水,享受生活。
 
    说句不好听的,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京郊这种远郊县,还是怀柔这种有山有水,有垂钓,有木屋的,首都人民郊区游时必会选择的地方,他的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可是真到了地方了之后,顾峥看着眼前的超现代的建筑物,就明白了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原生态的游玩的场所,而是全封闭的,一进去就出不来的那种。
 
    看到这里,顾峥也明白了,这赛前的为期一个周的封闭培训,绝对不是他开始想的临阵磨枪,凑合凑合就算了的训练。
 
    既然被拉上了黑车,到了门口的顾峥,不想上也要上了。
 
    他就这样扛着双肩背,被铁主任推搡着给领进了宿舍楼。
 
    一进大楼,一间两人的标配房,床褥都是体育总局管理中心的后勤,统一发放的。
 
    所有的运动员,无一例外,根据所属的分类,穿上统一的训练用的运动服。
 
    至于用于比赛的专业服装,则是在进入到训练场地之后,再由领队们让运动员们按照所属的运动种类进行更换。
 
    那个时候,你是用赞助商的服装,还是自行购买的,他们就管不着了。
 
    这一举措,就是为了不让各名运动员,在这个区域内,被区别对付。
 
    不能因为某些运动员的名气大,而享受特殊的待遇。
 
    这一点上,培训中心做的还算是比较公平。
 
    顾峥倒是无所谓,传统的红白黄三色搭配的运动服,被他给拿到了手中之后,就给他随手的换上了。
 
    而他所分配到的宿舍,因为他报到的时间较晚的缘故,里边的舍友早已经先于他入住。
 
    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在集训,所以顾峥在房间内大概看完了布局之后,就将他的背包放在了那张空床之上,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行李。
 
    作为第一次参加集训的新人,顾铮在这方面还是经验不足,他带过来的换洗衣物,看样子是基本上就用不到了。
 
    这里的洗漱用品,脸盆毛巾,也是人手发上一套。
 
    运动员的待遇还真的好,最起码在没有走向衰退期的时候,连生活琐事,都是不用自己操心的。
 
    待到顾峥将所有的行李归位,将手机插上充电器的时候,他身后的门就突然的响了起来。
 
    是铁主任。
 
    他朝着顾峥招了招手,示意他从宿舍中出来,然后指着他身后的一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介绍到:“顾峥,这是江浪。咱们队的后勤主管。”
 
    “江浪,这是顾峥,新人好苗子,他的基本情况我已经跟你说了。”
 
    “今天上午你就先带他去熟悉一下培训中心的大概的情况。”
 
    “等到他根据培训的日程安排,弄清楚了这里的功能之后,我们在下午的时候,再来做尝试性的训练调整。”
 
    “怎么样?你们两个没问题吧?”
 
    “没问题。”
 
    两个年轻人回答的倒是干脆。
 
    “那就好,我这里还有其他的分队的工作要下去布置,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啊。”
 
    “你们年轻人之间的话题比较多,江浪啊,顾峥这一周的学习生活,我就交给你了啊。”
 
    “放心吧,主任,保证完成任务。”
 
    嘿哟,铁主任对我还挺重视的啊,这是专门的派出来了一个生活的助理?
 
    不过,下面他就知道,自己又自作多情了。
 
    因为这个十分善谈的小伙子,在给顾铮做简单介绍的时候,就说了,他是一群人的助理,基本上整个首都市体委,下属的田径分类中的这个大类里的杂事人员,所有与后勤有关的工作,都属于他的分管职责之内的。
 
    因为顾峥是最后才来报道的,所以他要特殊的照顾一下。
 
    不过也没差了,因为等到下午的集训开始的时候,江浪就会跟随者后勤组,在训练赛场上,继续替顾峥他们这些运动员服务。
 
    听到这里,顾峥则十分的感慨:“你们这些基础工作人员,还真是不容易啊。”
 
    带领着顾峥去参观运动员食堂的江浪,倒是没有觉出来什么,他反倒是带着一点小小的庆幸回到。
 
    “我觉得我还算是幸运的呢。”
 
    “顾峥,看年龄你也是体校刚刚选送上来的选手吧?”
 
    “咱们这种体育大学的专业毕业的学生,能有几个找到个正经工作的?”
 
    “就这份你看起来累死个人的工作,还是我老爹辗转了多少个人,才给寻到的。”
 
    “这种专业对口,只要是踏实肯干就能出成绩的工作,现在还能从哪里找啊。”
 
    “我啊,特别知足。”
 
    看着这个刚毕业的学生是一脸的满足,顾峥还真是觉得,自己没有头脑发热,被铁主任忽悠到体育系统的内部,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不过,现在,他的周围怎么这么香?
 
    下意识的,顾峥就吸着鼻子左右的闻了两下,一旁的江浪看着顾峥这样的表现,一下子就乐了。
 
    他指着前面不远处的走廊说道:“你也闻见这香味了吧?”
 
    “没错,前边就到了我们的运动员专用的食堂了。”
 
    “这一个半开放兴致的食堂,全是为你们运动员和教练员准备的。”
 
    “至于我们?就在旁边的工作人员的普通食堂里边吃。”
 
    “这国家批下来的经费就那么多,当然要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你们的身上啊。”
 
    这压力得多大啊,吃得好,睡得好,唯一的任务就是训练出成绩,要是再不努劲头的干,否则这样的圈养,不都等同于浪费纳税人的钱财了吗?
 
    原本只是打算过来晃荡两下的顾峥,都感受到了无端的压力。
 
    等到两个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江浪就抬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腕表。
 
    “咱们的食堂的吃饭时间,十分的充裕,从中午的11:30-13:30,都是午餐的时间。”
 
    “就算是因为训练耽误一会功夫,也是不影响的。”
 
    “现在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不再单独的将你给领到田径队和其他队员集合之后,再过来吃饭了。”
 
    “喏,这是你的运动员出入证,这是你的饭卡,没有金额,只按照次数计费。”
 
    “最后再由体育中心的结算中心跟我们体委的后勤结算。”
 
    “所以,你就放开了吃吧。”
 
    “不过有一点是要注意的,里边有一个给国家参赛运动员准备的特殊窗口,那是给现如今在训练中心特训的,国家集训队员所准备的。”
 
    “平日中不开放,有什么国际上的特别重要的大赛的时候,会租借给过来集训的各个类别的队伍使用。”
 
    “那里边的营养餐,多数都是根据一些运动员的平日中的身体参数,由专门的营养师给制作配比的。”
 
    “所以,那个窗口的餐饭,你就不要过去打了。”
 
    “毕竟咱们只是租借这里的场地,有些事情还是要事先通知一下,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顾峥听了这个解释很是奇怪:“啥麻烦?怎么?还真有旁的集训人员,误吃了这个窗口的饭了?”
 
    “一顿饭而已,还有什么麻烦吗?”
 
    一听顾峥问这个,江浪都忍不住觉得好笑,他左右看看,还没到饭点,四下无人,就悄悄的跟他这个年纪差不多的新朋友分享了一次八卦。
 
    “前一阵不是国家举重队的奥运选拔赛选手,在这里集训过一段时间吗?”
 
    “这群人的饭食基本上全部都是高热量和蛋白质的肉类。”
 
    “不但如此,他们的营养师还专门用牛肉,乌鸡,甲鱼,配上海参鲍鱼,这种大补的药材,从早上起就开始熬汤,到中午十二点就一人一份的开始大补。”
 
    “这种补汤,只有那种训练量特别大,特别消耗体能的运动项目的运动员,才能够扛得住。”
 
    “可是你说巧不巧?去国外参加围棋大赛的几个年轻的选手,偏偏就在那一天返回体育中心。做一个简短的赛后总结之后,就可以各回各家的放松一下了。”
 
    “这群人也是新人,刚来这边就放了羊了,一个不巧可能就没听清楚领队的要求,直接就奔着什么好吃什么来了。”
 
    “你要知道,咱们的食堂窗口,那是自取性质的,等一会你自己过去看就知道了。”
 
    “这几个小年轻,一人拿着一个小盅,咕噜噜就全灌进去了。”
 
    “等到下午赛后总结的时候,那一个个的,哗啦啦的直流鼻血。”
 
    “可能也没那么夸张,但是我想着口干舌燥,胸闷气短,想要嘿嘿嘿……发泄一下的心思,肯定是有的。”
 
    “就围棋的那帮子选手的小体格?”
 
    江浪比出一个三的手指:“没这么多天,他们缓不过来的。”
 
    “所以,顾峥啊,咱们还是要小心点,我听铁主任说你是搞马拉松长跑项目的吧,那更是要小心的。”
 
    得,这就乐呵了。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pk10赛车冷热走势图 » 可是你说巧不巧去国外参加围棋大赛的几个年轻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